• 千年包公:我在你的家乡歌唱

  • 发布日期:2019-09-17 19:27   来源:未知   阅读:

  众合天下召开全国网点视频会议由宁波艺星医疗美容医院倾力主办,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冠名;亚洲泛亚整形美容协会协办的浙江省面部年轻化与祛斑美容学术高峰论坛圆满,千年之前,一声啼哭,分水岭上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和你一起嘹亮在历史的天空。

  借助晨曦,接生的婆婆按照家乡的风俗,你的衣胞就地掩埋。挥着一把锄或铲,在田头挖了一个小坑,把湿淋淋的衣胞埋了。与此同时,你在家乡扎下了深深的根,即使你像风筝那样飘扬,一地稻花香也会牢牢牵着你。

  回首望望家乡的山川、河流和小路,然后,背着行囊,越过小岘山,趟过店埠河,走进大宋风雨……

  推开两扇清漆的大门,威严的你迎面端坐,仿佛等了千年。你不怒自威,目光炯炯,似乎能洞察每个人的内心,抬头望你的眼,心灵受到拷问。

  “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志,非吾子孙。仰珙刊石,竖于堂屋东壁,以诏后世。”

  站在分水岭的岭脊上,你深情地望着太阳升起的地方。那是被称作老家的地方,埋有你的衣胞,也葬有你父母和列祖列宗。

  都说你铁面无私,谁知你情深义重。你一辞建始县令,再辞和州盐官,只为了在慈祥的双亲膝下尽孝。在那个孝行天下的时代,你做了表率。

  你心系乡亲,居庙堂之上,情萦乡梓,你将箭杆黄蟮马蹄鳖作为贡品献给明君仁宗,禀报灾情,免除赋税。

  都说你六亲不认,谁知你大爱无疆。你忠诚于朝廷与社稷,面对贪官污吏,你剑眉倒竖,黑脸怒沉,谏国丈斩驸马打龙袍,把北宋的天空擦洗得晴空万里。

  家乡人知道,你是饱读圣贤书的白面书生,你不是面若黑炭,更不是日断阳夜断阴。

  家乡人知道,你哪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你是喝着嫂娘的奶水长大,吃五谷杂粮长壮。

  凝望太阳升起的地方,那里有你的家乡,有你的父老乡亲,无限接近而永远回不去的家乡。

  或许井底下还有几片宋朝的瓦当和瓷器的碎片,那是打小顽皮的你扔下去的,再未重见天日。

  一千岁或许更老些的井水,深邃分明可当镜子用,照得见天,照得见春夏秋冬,照得见每一副嘴脸。

  民间的这亩荷花塘,在公元999年4月11日,小包村降生了一个奇丑无比貌似瘟神的婴儿。

  荷花塘隐在乡村一角,隐在稻花香里,有时它突然放大,辽阔到比湖大比海大,大到能容下天下黎民,宛若你的胸襟。

  有时,它突破站起,直通天河,把你额头的月牙悬在天幕上,让天下不再有冤屈的黑暗。

  行走不便、举止孱弱的女人,但为母则刚,她在松树或灌木丛中,挥动柴刀,努力填实着开门七件事中的一件。

  天,蓝得纯净而高远,云雀欢唱。山上的桃花开了,她摘了一朵,插在些许松散的髻上,她轻抚涨痛的乳房,脸上现出桃红。

  剧烈的腹痛,孕育了十个月的小生命急于降生,拼命撞击着人间之门,也是地狱之门。

  到你出生地的游客,拥在村口,遥望柴山,掰起手指,一五一十数着来自久远年代的痕迹:一、二、三……一共十三个。

  作为你的家乡人,我曾多次陪同友人前往你的出生地,无数次介绍那个惊心的传说。